2010-12-15

積沙成塔的人權小行動

達佛近況


蘇丹是非洲面積最大的國家,達佛位於蘇丹共和國的西部。蘇丹過去曾經發生長達20年的南北內戰,導致150萬人喪命。2005年南北和平協定終使內戰中止,並訂下2011年1月辦理獨立公投的期程。這項選舉受許多觀察者密切關注中。

●蘇丹三個主要區域:南部Juba, South Sudan 、北部Khartoum, North Sudan 、西部Fasher, Darfur

圖片來源:http://news.bbc.co.uk/2/hi/africa/7502973.stm

據報載,12月1日「杜哈和平協議代表團」(Doha peace negotiation team)前往蘇丹達佛,在當地Zalingei大學和公民社會代表會談時,蘇丹警察向場外示威民眾開槍,造成至少一人死亡,多人受傷。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對此公開表示深感遺憾,呼籲務必查明造成這樁意外的相關事實,並強調達佛人民有權自由且公開的在當地表達意見。(聯合國新聞稿;此事與世界人權宣言相關條文請見附註)

在「SAVE DARFUR」(http://www.savedarfur.org/)的網站,我獲知有一項有關於蘇丹獨立公投及達佛處境的連署正在進行,數日前填好線上連署資料後,沒想到很快地在14日收到電郵傳來一封內容標題為「令人興奮的新聞─高層級的達佛外交官已被任命!」。來信大意是說:

在數千封草根行動(包括你)向外交單位的遊說之後,美國國務卿Clinton已於美國時間13日任命Dane Smith大使擔任美國專職達佛事務的高階外交官,Smith大使必須使各國領袖在南蘇丹獨立公投即將到來的同時,不能忘記達佛問題。各種為達佛人民所採取的人權行動,是保護公民遠離暴力,捍衛數以百萬計的蘇丹人民的人權,行動者讓自己的聲音被聽見。「SAVE DARFUR」一次又一次地呼籲各界向美國及全球領袖發出關注蘇丹問題的訊息,包括請美國副總統Biden於2010年赴非洲的行程中優先安排拜訪蘇丹,進而與埃及、肯亞、和南非的領袖展開高峰對話,還有為了去年春天蘇丹不公平的選舉而向歐巴馬總統寄出7萬封信件。這些人權行動,使事情有所變化。每次當世界看似對無辜的蘇丹個人或家庭的困境失去興趣時,救援工作就需要透過倡議以重新凸顯這個國際人權議題。

這封來信讓我很想跟大家分享:不要低估小小的人權行動所可能帶來的改變力量。


現任總統Omar Al Bashir是在1989年一次政變中取得政權。雖然南北和平協定是在他任內完成,但他所主掌的政府因涉及以武力資助阿拉伯民兵,涉嫌屠殺位於蘇丹西部的達佛地區人民,根據聯合國估計,超過270萬的達佛人因而流離失所,30萬人死於戰爭、飢餓和疾病。

國際刑事法院(ICC) 認為有合理的證據足信Omar Al Bashir總統須為達佛地區三個族群(Fur, Masalit 和Zaghawa)的種族滅絕事件負起責任,他因此被ICC控告違反人權罪、戰爭罪、種族滅絕罪。ICC已分別於2009年3月4日和今年7月17日向Omar Al Bashir總統發出審前的逮捕令。

在人權日前夕臺灣學生藉文字和圖畫,向蘇丹表達對愛與和平的願景,這不只是一個動作而已,或許在生活中會讓孩子打開更多思辨的可能,包括自己如何和同學相處、如何對待其他人,思索是甚麼原因造成兒童來不及長大?如何實現美好的生活願景…等等。

猶記電影「街頭日記」中許多學生每天在族群衝突的夾縫中求生存,當老師向班上講授納粹歷史時,學生對於種族屠殺完全陌生,並且不認為人權歷史跟自己有甚麼關係。某天班上出現一椿歧視與霸凌行為,老師藉此要學生反思族群衝突的根源以及暴力的本質。班上學生像照鏡子一般,映照了自身處境和歷史上的被害者圖像,因為個人的體悟而讓紙上歷史和現實生活產生了連結。歷史鑑往知來的功能,透過參與、體驗、反思深刻到孩子的心裡。

另外再跟大家分享一項進行中的人權行動:『國際人權日「燭光限時批」』

這是國際特赦組織(簡稱AI)台灣總會所舉辦的活動,活動訴求是:
●與其詛咒黑暗,不如點亮一根蠟燭
●寫一封信,救一個人和他的國家
●「燭光限時批」:舉手之勞做人權!

什麼是燭光限時批、如何參與燭光限時批、如何向別人說明燭光限時批、聲援信怎麼寫等問題,都可以在活動網頁查知(http://www.aitaiwan.org.tw/?p=1072)。

文末附註:

世界人權宣言

第三條 人人有權享受生命、自由與人身安全。

第十九條 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播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第二十條

(一)人人有權享有和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
(二)任何人不得強迫隸屬於某一團體。

●本文參考資源
Is this the hungriest place on earth?

Profile: Sudan's Omar al-Bashir

Will Bashir let the south go?

Will peace return to Darfur?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