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27

紀念世界人權日活動紀實

紀念世界人權日~2010年人權教育之課程與教學實踐後記
──兒童幫助兒童‧一人一信送愛到蘇丹達佛(Darfur)

全臺串聯

教育部九年一貫課程推動工作‧課程與教學輔導組‧人權教育議題輔導群(以下簡稱輔導群)的常務委員們自98學年度即開始尋思:如何結合各縣市人權教育輔導團的力量,為2010年的世界人權日(12月10日),進行相當規模的人權教育課程與教學?如何串聯並呈現縣市團的能量?我們簡單的初衷是欲藉人權教育能見度的提高,來增強國人對於人權教育的認識與重視。

於是我們在98學年度的輔導群期末大會(6月11日)提案,廣泛討論年度主軸、實用的課程內容及型態、可運用的串聯模式、如何善用網路媒體工具等等。至99學年度上學期第1次常委會議(9月10日),委員群有了更具體的討論:決議選定「訴求改善蘇丹兒童的處境」、並且由「兒童幫助兒童」,作為年度人權教育與行動的主題。

據悉非洲蘇丹南部的達佛地區,從2003年起被回教民兵和政府軍迫害,六十萬人被屠殺,兩百萬人流離失所,已造成國際的關注,不僅聯合國介入,且其總統在2010年7月亦已被國際刑事法庭,以違反聯合國的殘害人群公約被起訴。因此本輔導群針對世界人權日,預備發展出一個簡單課程與教學活動:

「兒童關心兒童、一人一信送愛到達佛」。在不到二十分鐘的課程,除讓學生認識蘇丹達佛的地理外,更希望學童能關心遠在非洲孩童的人權狀況,並以實際的行動來改善他們的人權狀況,以國際特赦組織常用的方式,即寄關心的明信片,來協助弱勢的孩童發聲。

輔導群蕭玉芬委員率先製作好教學示範投影片,並透過第1次全體委員會議(10月15日),由委員群針對教學投影片給予修訂意見。定稿後隨即提供給縣市團夥伴。其後步驟依序如下:

●先製作「教學投影片」及撰寫「課程說明」提供給縣團,以利教師下載

●發文至各縣市政府教育局處,請協助縣市國中小教師響應

●透過人權教育輔導群所辦理的「人權小樹工作坊」、「國教團研習」和「到縣市人權團輔導座談」的機會,向縣市夥伴說明課程目的及實施方式。

●設置「人權小樹」部落格,呈現課程宗旨、蘇丹問題以及縣市的實施成果


全臺在12月25日未改制之前的25縣市當中,共有19個縣市、72所國中和國小、估計超過1萬名同學參與本輔導群發起的人權日活動。


課程設計

除了教學示範用的投影片之外,輔導群並未提供制式的課程模式,因為召集人林佳範教授向來主張「人權教育不能強迫」、「心動才會行動」。我們卻也因此見到縣市團夥伴運用教學專業自主發展出各式各樣的創意方案,成果實在令人興奮與感動不已。

其中花蓮縣人權教育輔導團就是非常顯著的成功案例之一。花蓮縣人權團召集學校是中正國小,該校選定三至六年級師生全部實施「兒童幫助兒童‧一人一信送愛到蘇丹達佛」。首先利用學年共同時間,分別運用蕭玉芬老師的教學ppt向導師解說,再由導師回到班級去進行教學活動。明信片則統一由印刷廠印製,因此正面的收件人及地址都是印好的,背面留給學生書寫或繪畫。課程並搭配「雨啊,請你到非洲」的延伸教學,並且也播放生存權、飲食居住權及受教育權的影片。



中正國小鮑明鈞校長也邀請花蓮郵局支持本次教學活動,郵局特別送了一個紅色郵筒到學校,讓小朋友實際且親自投郵到郵筒內,讓小朋友確認投下的信件一定會寄出去。同時郵局還準備了虎年的金質及銀質紀念郵票,送給完成投郵的小朋友。鮑校長還預先發送採訪通知給媒體,因此當天投郵過程,媒體前來採訪的報導還不少,確實有效達成人權教育能見度提升的行動目標!

新竹市北門國小也是人權團的召集學校,在馬錦鸞校長登高一呼,加上教務處和學務處的優秀行政效率,展現出的創意也令人讚嘆連連,包括:在全校學生作品的展示室裡,放置了會發光的地球儀,方便學生搜尋蘇丹國家的地理位置;展示室也放了一座郵筒,郵筒前面備有郵票和存錢筒,如果小朋友願意從自己的零用錢當中撥出12元來購買郵票,那就在存錢筒內投下零錢;假使小朋友不便自費,那就使用校方提供的現成郵票貼上明信片。北門國小人權團隊這項體貼而細緻的課程設計,是輔導群當初始料未及的。我們時常在講的「尊重」、「包容」、「人性尊嚴」的人權教育基本精神,就在這些微小的生活細節上表徵出來。




北門國小還安排「自治市長使命必達」的任務,也就是請兩位自治小市長,將欲寄達蘇丹達佛的郵件包裹,在老師的帶領下,親自到郵局完成手續作業。學生參與世界人權日的心得感想,除了可以寫在聯絡簿之外,校方也有設計學習單,如果學生簽署授權,校方才會在網頁上展示學生的作品(包括明信片或學習單)。



離島連江縣馬祖、澎湖縣和金門縣,也都實際響應了2010年的世界人權日紀念活動,金門開瑄國小21班進而將成果編製了一份班刊,主題為「Peace to Darfur‧特別報導」,共有20頁,內容圖文並存,而且附有書信的英文翻譯對照。


臺中縣、嘉義市、高雄縣的國小人權團召集學校,都是動員全校師生進行人權日活動。以臺中縣龍峰國小來說,全校一至六年級,共43班,全校師生約一千五百人,人權日課程實施時間選在各年級早修或共同空堂時間,由人權輔導團員(古志峰、潘昭蓉、廖雀)擔任宣講人員。縣內還有益民國小、三田國小、福陽國小、東平國小、健民國小也響應本次教學主題。







嘉義市的部分,全市共有21間國中小配合人權團一人一信的活動,總共寄出的明信片依據統計約有4280張,其中召集學校林森國小三至六年級共21個班級參加,寄出672張明信片。

新竹縣國小人權團也在縣內做了很有效的動員,共有10所小學、536位師生想育人權日活動。包括:上館國小(生70,師5),山崎國小(生40,師5),玉山國小(生35,師5),竹東國小(生70,師10)、太平國小(生18,師13)、員崠國小(生70,師5)、麻園國小(生35,師5)、玉山國小、信勢國小(生70,師5)、碧潭國小(生70,師5)。


課程省思

人權意識的形成,或人權行動的踐行,都不可能被強迫,必需是發自內心的理解而決定採取行動,才是真正的人權行動與教育。我們希望如此受注目的人權議題,來擴展台灣學童的國際視野,並發展學生的人權意識與行動能力,甚至藉此認識國際的人權標準。任何的縣團、學校、或班級,只要認同如此的活動,即可以將如此的課程融入。它可以是在歷史與地理的課程,利用google earth或地球儀,讓小朋友認識蘇丹達弗的地理與人文歷史。或是國語的課程,讓學生練習書寫明信片的格式,甚至學習抗議或關心文字的使用。或是英語的課程,將學過的英文應用在撰寫關心兒童人權的語句表達。它可以是生活的課程,藉此使學生認識郵局與郵政。它可以是公民課,介紹國際的人權標準。甚者,也可以在非正式的課程,如班會或朝會,以主題的方式來介紹,特別是在像世界人權日這樣的日子。


從我們蒐集到的訊息與資料,陸續從十一月開始,全台已有19個縣市的地方人權教育輔導團,和72所國中小響應如此的課程,或許仍有許多我們尚未獲悉但也有在進行的班級或學校。我們看到各地方團的創意與努力,如花蓮縣團聯絡郵局,實際將郵筒搬到學校,讓學生來投遞。台中縣團更讓學生在朝會,排列「H」和「R」的圖樣,來認識Human Rights。有台北市輔導團的教師回饋,其實在課程的進行中,小朋友反應從來沒有機會,認識在世界的另一端,仍有小朋友過著如此皮包骨的境況,讓他們不禁為自己的生活感到慶幸,並對戰爭的恐怖,有深刻的印象。甚者,亦有老師反應,有學生會以激烈的言詞表達憤慨,但老師亦藉此機會提醒理性抗議文字的使用。這樣的課程,能帶給學生各種的學習層面。我們將會進一步,以徵文的方式,鼓勵老師和學生,對這課程進行反思與回饋,如此課程才會更完整,更能達到預期的效果。

人權的行動與課程,當然並不會止於這一次,亦不會侷限於人權日才可以進行。世界、台灣、各地方縣市、甚至學校或班級本身,仍有許多的人權議題,可以在各種的課程中融入。人權行動的方式,亦不限於寫明信片,報紙投書、畫一張海報、完成一項壯舉(以喚醒關注)、繫上黃絲帶等等,表達關心的方式,可以再發展,但最重要的是,能真正的關心與理解人權的價值,即對人性尊嚴的尊重。

未來展望

然而,有教師詢問,這些明信片,是否真的要寄到蘇丹(Sudan)?有「真」的寄到,或僅是讓學生「活動」一下,不必「真」的寄到,就教育的意義來講,有無差別?茲提供幾點看法,如後:
第一、不要窄化學生的學習。

有許多教師認為,讓學生參加活動,如聽老師講解並寫下明信片,即已達到教育的目的,如此實已窄化學生的學習目的。就像許多教師,在升學的考試壓力下,無形中也窄化自己的教學目的,限縮在使學生會會回答考試的題目即可。這樣的想法,忽略教育的最終目的,在使學生具備未來在社會中,解決問題的能力;社會中的問題,絕對比考試的題目複雜,必需使學生能考量真實生活中,更複雜變數的能力與視野,才是在培養其解決問題的能力。愈是能貼近真實情境的學習,才是好的教學。

第二、真正的社會行動,才能提升學生的政治效能。

以寫明信片為例,學習的目標,並非僅在於文字表達或寫信的技能,或地理知識上能知道蘇丹達弗的所在,或認識到人權的普世性(包括外國的小孩也有人權);其實當他或她親自以實際的行動(寄明信片),給遠在他方的不相干的人,相信這樣的一封信,能為從未謀面的外國小孩,來真正影響他們的生活;從公民教育的角度,如此的行動,即在提升學生的政治效能,亦即培養其關心公共議題,並建立其能改變社會可能的意識。當然,學生或許也會質疑,如此行動的實際效能,但老師也不必誇大它,或許也可能不被重視,但更重要的是,就算是微不足道的心力,至少已採取行動。有行動才有改變的可能,若光說不練,根本不可能有改變。

第三、規範價值教育,必需在生活中實踐。

人權不是存在於抽象的法律條文或教科書中,而是要落實在實際的人與人的相互對待上。九年一貫課程的社會領域,提到「全球關連」,一張接一張的明信片,如雪片般地送到蘇丹的總統府,遠在天邊的台灣,居然有如此的多的小朋友,關心蘇丹小朋友的處境,希望和平與反對戰爭,我們不就是真的在「地球村」中嗎?在這樣的行動中,我們的小朋友,無形中已肯認,就算是不同的種族、膚色、語言的人,他們也一樣的應享有人權。

第四、「造假」的教育,違背專業倫理。

學校的教育關係,必需建立在學生對老師的信任與信賴。雖然有些時候,在校園無法複製完全一樣的社會情境,我們會以假設性的情況,來使學生認識和學習。然而,縱使如此,仍並非在「造假」,而當我們向同學說,我們可以行動來改變社會,卻未將明信片寄出,若被學生知道,不僅造成師生信賴關係的破壞,甚至使學生以後對社會行動的懷疑,甚至可能演變為日後犬儒的態度。老師或許僅是便宜行事,但卻可能對學生造成深遠的影響。

人權教育輔導群,發起這樣的活動,希望能喚醒對人權的重視,更藉此推動台灣的國中、小校園,能真正地開始推動人權教育。其實,不僅是在人權日、也不限於蘇丹,許多人權的議題,我們都可以關心。一張小小的明信片,就會是一種行動的力量,知名的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組織」,就是從這樣的行動,開始關心世界各地的政治犯。就從這一張明信片,開啟你們班上或學校的人權教育吧!並請記得,一定要「寄」出去!讓我們期許,就從這一紙名信片,開始你我的終身人權行動與教育。

◎備註:本文「課程省思」與「未來展望」兩段的文字,出自林佳範老師文章。其餘為活動敘述,感謝各縣市參與2010年紀念世界人權日的教育好夥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