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0

人權教育,必需都是「悲情」的嗎?

作者:林佳範 (台灣師大公領系副教授、教育部人權教育輔導群召集人)

有小學的校長在質疑,講到人權都蠻「沈重的」,往往是戰爭、刑求、貧窮、歧視等議題,在小學中推動,好像不太適宜!沒錯,很多人權侵害事件,對被害人而言,當然是非常的不幸與悲慘,且如何和小朋友談這些事件,甚至應不應該和小朋友談這些事情,或如何談這些事件可以脫離「悲情」,這些都是可以議論的主題。本文就這些議論,茲分享幾點意見如下:

第一、避免錯誤再犯,人權教育必需從小扎根。

許多人權侵犯之事件,都是人類歷史的不幸。如果我們相信理性,或透過教育之力量,能避免下一代再犯相同的錯誤,就必需從小即教導其人權和和平的理念。人權係我國法律體系的核心價值,且教育基本法亦明文指出應教導學生對基本人權之尊重。正因為其重要,所以必需從小扎根。


第二、不同年齡的小孩,必需根據其能力,尋找適合的素材。

人權涉及人對人,以「人」(人性尊嚴)之方式,相互對待。僅要會涉及人際間之相互對待,即可能成為人權教育之切入點。對不同階段之小孩,其仍會有其生活上人際間之互相對待之問題,還有其可以理解之生活世界。不是不能教,而是如何教之問題。若根據道德發展之理論,普遍性的人權意識,雖是最高之階段,但並非意味著不可能逐步促進其發展。


第三、小孩仍需面對社會中可能的不幸或危險的事物。

有些人會擔心,人權的議題或事件太不幸,恐學生無法接受。其實就算是在童書中,亦可能處理到甚至如「死亡」這樣的議題。且往往不是大人不想讓小孩接觸,即可規避這些不幸的議題。社會中的確存在的不幸事件,甚至係基於不公平所導致者,我們更應準備我們的小孩來面對,否則自己或他人,成為加害者或被害者,都是個人與社會的不幸。 
 

第四、學校不必迴避爭議性的議題,以培養學生的民主素養。

另一種憂心教導學童人權,更在於教師或學校,不知道如何處理爭議性議題,特別是可能涉及到「政治」者,卻以「保護兒童」為由,而乾脆不教。在民主與價值多元之社會,爭議性的公共議題,係難以避免者。允許多元的意見,能溝通和交流,甚至能調和出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處理方案,更是從校園中即應培養未來公民之職責。或許老師應該強調者,未必是在實質的立場,更在於互動之過程,與能以「理由」或「對事」不「對人」的溝通和互動。人權的議題,會比批判國家公權力之行使,但其必需是超越黨派之立場,否則及不是真正的人權立場。


第五、人權的具體議題,透過課程與教學的轉化,可化「悲情」為力量。

從課程與教學之角度,具體的案例,遠比直接給學生抽象的法條,更能使學生消化與吸收。甚者,有具體的對象,更可能有實際行動的可能,更能達到人權教育之實踐目標。不論是校園或社會生活的實例,先不論其多「悲情」,往往是最好的人權教育切入點,蓋其能使學生在生活中認識人權且更能實踐人權。透過具體的人權侵害事件,比較容易引起學生的同理心,甚至轉化為實際的行動力。不必害怕「悲情」,更重要在於「化悲憤為力量」。人權教育使學生「增能賦權」(empower)。

1 則留言:

  1. 正因為是年紀小的孩子 更需要種下懂得尊重人權的種子

    正因為是求學階段的孩子 更需要知道社會其實存在許多危
    險情境
    學習自我保護 學習關懷弱勢
    人權教育可以既理性又生活化

    這學期重新針對不同學生實施佳範老師去年指導桃園縣
    綜合領域輔導團的 人權教育融入綜合領域的品格教案
    希望能從中再次反思與調整教學
    很高興的能得到學生廣大的迴響

    資訊化的社會 孩子的學習管道多元
    如果學校教育因為孩子小 迴避了這樣重大議題的教學
    孩子們的人權概念若是從媒體得到一些似是而非
    進而拼湊出一些模糊又不一定正確的人權意識
    我想也絕非教育工作者所樂見

    正如佳範老師說的 人權教育是教導孩子公平合理的對待彼此 人與人之間能夠彼此公平合理的互相對待
    相信人權小樹即能壯大成足以庇蔭人權的大樹
    共勉之~ 桃園 鍾翠芬

    回覆刪除